<span id="vdvxf"><i id="vdvxf"></i></span>
<address id="vdvxf"><address id="vdvxf"><nobr id="vdvxf"></nobr></address></address>
<form id="vdvxf"><nobr id="vdvxf"><meter id="vdvxf"></meter></nobr></form>

<listing id="vdvxf"><listing id="vdvxf"><menuitem id="vdvxf"></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vdvxf"><th id="vdvxf"></th></form>
      <address id="vdvxf"></address>

        經濟戰“疫” | 為什么發現金比發消費券好?

        陳憲2020-04-28 15:21

        陳憲/文在疫情持續沖擊下,我國出現了失去經濟來源或收入銳減的群體,(有機構研究測算的失業率,可作為一個佐證)他們主要來自農民、農民工和城鎮低收入者。為此,黨中央提出了“政策要以救助、紓困為主,需求刺激為輔”的總體要求,以此“穩住經濟基本盤”。

        “救助、紓困”是發現金還是發消費券,存在不同意見和做法。筆者認為,發現金是增加轉移性收入,是救助、紓困的主要手段;地方政府與其發消費券,不如更多地救助小企業;非常時期,“六穩”加“六保”,要求實施現金救助。

        發現金是增加轉移性收入

        發現金,還是發消費券,其內在的政策涵義是不一樣的;發現金,發放范圍不同,起到的作用也不盡相同。筆者認為,向低收入人群發放現金津貼,其作用主要是救助、紓困,是“雪中送炭”。有專家建議,人均發放現金1000元(數額達到1.4萬億元),其作用主要是拉動消費,兼有對低收入人群的紓困作用。

        消費券的目的就是拉動消費,和低收入人群的紓困基本無關。因為,現在的消費券大多采取打折的辦法,如消費300元,補助100元消費券。有如此“門檻”的消費券,低收入者一般是不受用的。如果消費券是食品券,對低收入人群的紓困會起到作用。

        今年一季度經濟數據顯示,自2014年以來對經濟增長做主要貢獻的消費,已成為經濟下降的領跌板塊。2019年,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是57.8%,資本形成、貨物和服務凈出口的貢獻率分別是31.2%和11%。

        在今年一季度GDP下降的6.8%中,最終消費支出拉動GDP下降4.4個百分點,資本形成拉動GDP下降1.4個百分點,貨物和服務凈出口拉動GDP下降1個百分點。在這個時候,人們更惦記消費,希望它重回引領,情有可原。

        但消費是收入的函數。也就是說,消費最終是依憑收入增長才能增長的,沒有收入增長,刺激消費就是無源之水。老百姓的收入有四大塊,工資性收入、財產性收入、經營性收入和轉移性收入。

        在前面三大塊都不同程度下降時,不補上轉移性收入,消費及其增長靠什么?而現金津貼就是轉移性收入。在疫情沖擊的非常時期,消費和轉移性收入的關系變得緊密。較大幅度地增加轉移性收入,既是保障民生的需要,也是拉動消費的重要來源。

        救助小企業是地方政府的首要選擇

        我們已經看到多個地方政府發放了消費券,還有不少地方政府正在積極籌備之中,可以預見,“五一小長假”中將紛紛出臺。首先必須承認,地方政府熱衷發消費券,與當下發現金有難度有關。

        日前,我在經濟觀察網撰文寫道,“相信中國政府肯定考慮過發放現金津貼這個政策選項。但一人一份,數額有限,解決不了特別需要人群的問題;專門給低收入和部分中低收入人群發,范圍如何確定?……弄得不好,會產生花錢反倒惹出麻煩,引起部分社會群體的不滿。這極可能是政府目前對實施現金津貼的憂慮。”

        因此,我提出“加快收入財產申報制度建設”的建議。“盡管對現在發放社會救助的現金津貼,是遠水不解近渴,但收入財產申報制度是現代國家必備的制度,建立這個制度是早晚的事,而且,已經到了不能再無視、再久拖不決的時候。”(詳見4月23日經濟觀察網《后疫情時期中國將出現三個重要“加快”》)

        其次,地方政府熱衷發消費券還與其價值取向有關。長期以來,推動經濟增長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職能之一。在短期拉動增長的“三駕馬車”中,過去較長時期,投資和凈出口作出了主要貢獻。在經濟轉型發展的過程中,消費開始對經濟增長做重要貢獻。

        與此同時,近年來的稅制改革,增值稅在中央和地方間“五五”分成,消費稅為地方稅,全部留在地方,也為地方政府偏好發展經濟、助力消費做出了部分解釋。在疫情沖擊下,地方政府熱衷于消費券,就是這一邏輯的自然展開。

        再次,為了保持必要的公平,也考慮到地方政府財力,派發現金應當是中央政府的行為。面對增長下降導致的民生和小企業困境,地方政府還有兩個重要選項:發消費券和救助小企業。

        筆者認為,地方政府和國有商業集團以適當的方式發放消費券,恢復市場人氣、提振消費者信心是可行的。

        但相比之下,救助小企業可能更重要。因為小企業是數量最為龐大的市場主體,對于當地的就業、民生和產業鏈是生死攸關的。地方政府的可用財力更多地用于救助小企業,再配合以其他相關政策措施,幫助它們度過疫情沖擊最困難的時期,疫情后經濟重回常態化發展、高質量發展是可以期待的。

         “保基本民生”,現金救助不能缺席

        日前,總書記在陜西考察時強調,要全面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扎實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工作,全面落實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任務,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不利影響,確保完成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奮力譜寫陜西新時代追趕超越新篇章。

        在“六穩”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出“六保”,充分體現了底線思維。這是在疫情持續沖擊、增長大幅下降背景下提出的新方針。“六保”的核心是保基本民生。唯有保住基本民生,才能落實社會穩定這個頭等重要的任務。

        現時,基本民生靠什么?就業和救助。無論“六穩”,還是“六保”,首要的都是就業。老百姓有就業才有收入;經濟下行形勢嚴峻,就業勢必受到影響,居民收入也將不同程度地減少。這就提出了保基本民生,實施現金救助的要求。

        盡管在收入財產申報制度缺位的情況下,發放現金補貼有一定的難度,但可考慮采取相關變通方法。比如,給城鎮居民中個稅起征點5000元以下的人群發放。按照這一尺度,農村居民將基本全面發放。

        還有專家建議,給月工資8000元以下的人群發放。建議有關部分抓緊測算相對合理的發放標準,盡快實施現金救助,使廣大人民群眾直接或間接地感受到黨和國家給予他們的幫助與溫暖。這是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幸福感,不僅意義重大,而且完全必要。

        保基本民生,實施現金救助,意味著在非常時期,宏觀經濟政策、社會政策思路發生了重要變化。這個變化體現了我們的自信。中國經濟的基本面是健康的,我們對中國經濟的未來是有信心的。因此有理由相信,廣大人民群眾的信心穩住了,大批有發展潛力的小企業存活下來了,疫情后中國經濟的元氣將很快得到恢復,并繼續向著高質量發展的目標前行。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中國城市治理研究院嘉華教授)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
        陳憲,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經濟系教授,中國城市治理研究院嘉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服務經濟與貿易,宏觀經濟學,公共經濟學。
        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