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dvxf"><i id="vdvxf"></i></span>
<address id="vdvxf"><address id="vdvxf"><nobr id="vdvxf"></nobr></address></address>
<form id="vdvxf"><nobr id="vdvxf"><meter id="vdvxf"></meter></nobr></form>

<listing id="vdvxf"><listing id="vdvxf"><menuitem id="vdvxf"></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vdvxf"><th id="vdvxf"></th></form>
      <address id="vdvxf"></address>

        低利率時代 “資產荒”困境何解

        蔡越坤2020-05-02 15:01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蔡越坤 在“寶寶類”理財收益率破“2”,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水平跌穿2.5%之后,銀行理財的收益率也下滑到4%以下……

        五一期間都不知道錢存什么好。北京的投資者曹女士驚呼,自己常常投資的產品,收益率連通脹都無法抵御。

        不僅如此,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持續下行。隔夜shibor3月31日為1.6140%,之后跌破1%,至4月29日已經下行至0.6610%,創歷史新低。已經來臨的低利率時代對投資理財市場的影響還在發酵……

        在南方一家私募機構供職的周通也有著相似的苦惱。3月份以來,一方面,貨幣市場資金價格持續走低,各類投資資產收益率下行;另一方面,優質的資產,例如AAA級別城投收益率太低無法覆蓋公司的收益率要求。

        周通和他的同行們把當下這種境況稱作“資產荒”,即過剩的資金追逐相對稀缺的資產,負債端成本降幅不及資產收益率降幅,導致資金資產價格邊際失衡的市場情景。

        周通認為,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中貨幣政策引導的利率資金價格下行有直接的關系;另一方面,信用風險頻發,少數高收益的產品也不敢碰。

        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多位資產管理人士發現,短期來看,2020年以來的此輪“資產荒”的痛點在于,投資產品收益率下行得太快與資金負債端的失衡。就此盡管困擾很大,多數投資者仍在盡量權衡收益率與風險資產的匹配利弊,也尋找著城投債、A股、黃金等不同產品的差異性收益的機會。

        但長期而言,利率的下行近乎是金融市場人士的共識。

        天風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廖志明對記者表示,隨著疫情形勢的好轉,中短期利率水平可能會往上走。但是,目前歐美日等部分國家已經進入負利率,長期來看,我國的利率水平也一定呈現下行的趨勢。

        東方金誠首席債券分析師蘇莉也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全球經濟增長乏力、人口老齡化導致需求疲弱等,使得全球低利率環境在新增長點出現前恐難以逆轉;從國內來看,國內經濟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經濟增速的下滑伴隨著溫和的通脹水平,意味著自然利率水平會長期下行。

        因此,對于當下“低利率+流動性寬裕+避險心態”導致的價格走低式“資產荒”困境何解?長期來看,機構投資者、個人投資者的預期收益要求是否也應隨之降低?

        收益率下行

        各類理財產品收益率的持續下行,讓投資者們一時間無所適從。

        經濟觀察報從普益標準獲悉,3月份347家銀行共發行了7964款銀行理財產品,其中,封閉式預期收益型人民幣產品平均收益率為3.96%,較上期下降0.05百分點;相比之下,2019年3月份,封閉式預期收益型人民幣產品平均收益率為4.22%。今年以來,銀行理財的平均收益率明顯跌破4%。

        有買銀行理財產品習慣的曹女士,過去買一年期的理財,收益率一般都在4%以上,部分銀行的產品接近5%;而現在,能維持4%左右的收益率就很不錯了。

        不僅是銀行理財,當下貨幣基金七日年化收益率中位數“破2”,跌破了很多投資者心中的收益底線。記者從余額寶獲悉,截至4月29日,7日年化收益率僅為1.7410%。

        此外,信托理財收益率也出現明顯下降。根據普益標準數據,近一周共有71款新成立產品公布了預期收益率,平均預期收益率7.19%,環比回落0.31個百分點,降幅為4.80%。

        而據記者了解,相比個人投資者,機構投資者更加關注債券的收益率。因為,無論公募基金、券商資管,還是信托資管,債券一般是第一大配置的品種。

        從Shibor3個月利率環比數據來看,2020年以來資金利率持續走低,4月29日為1.4470%,而1月份數據顯示,Shibor3個月利率還接近3%。同時中債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快速回落,4月8日首破2.5%,達近18年來最低水平。周通稱,這當前資金面極寬松的信號。

        對于今年低利率持續的時間,蘇莉表示,當前全球疫情仍處高發期,對經濟的負面影響還未充分顯現,國內貨幣政策正在加大對沖力度,從基本面和政策面來看,未來一段時間仍將處于低利率的狀態,上半年利率出現趨勢性上行的概率不大。下半年,隨著主要經濟體疫情的緩和和經濟活動的恢復,我國經濟增長面臨的壓力或將得到緩解,利率也會出現一定程度的上行。

        蘇莉判斷,下半年10年期國債收益率可能回升至2.8%-2.9%,但應該不會升至此前3.2%左右的水平,重現“債災”的風險很小。

        廖志明對記者稱,貨幣政策也比較寬松,市場利率下行較多。國債、國開債收益率下行,無風險收益率的下行也帶動了個人理財產品收益率的下行。隨著國內的疫情的好轉,經濟好轉,利率可能會往上走,它是動態調整,而非單邊變動的狀態。

        “流動性充裕”

        在市場產品收益率走低、資金面極寬松的背后,與貨幣政策“引導”利率下行有著直接的關系。

        今年春節以來,受疫情影響,央行為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貨幣政策持續發力,不斷釋放流動性。

        周通直言,今年以來,盡管受疫情影響,外圍環境不是很好,但是監管不斷刺激,明顯感覺市場流動性相比2019年下半年有明顯提升。

        回顧央行的貨幣政策,年內央行實施了三次降準。在今年1月,央行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釋放8000億元。今年3月,央行定向降準釋放5500億元長期資金,用于發放普惠領域的貸款;3月16日,央行對達到考核標準的銀行定向降準0.5至1個百分點。在此之外,對符合條件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再額外定向降準1個百分點,支持發放普惠金融領域貸款。

        4月3日,央行決定對農村信用社、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和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共釋放長期資金約4000億元。自4月7日起將金融機構在央行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從0.72%下調至0.35%。

        另外,4月17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運用降準、降息、再貸款等手段,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貸款市場利率下行,把資金用到支持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上。

        周通表示,每一次監管層釋放流動性背后,都伴隨著收益率的進一步下行。

        根據中國貨幣網數據顯示,2月份以來,Shibor均值(1M)歷史走勢逐漸下行,尤其是進入3月份,更是大幅下行,截至4月29日,跌至1.3040%。

        因此,多位資管人士均表示,收益率下行過快導致資產收益和負債成本的倒掛,進而導致“資產荒”。

        東方金誠首席債券分析師蘇莉告訴經濟觀察報,目前市場上的確出現了一定的“資產荒”現象。一方面,流動性充裕環境下,資產收益率快速下降,而機構投資者負債成本下行相對緩慢。以銀行理財為例,3月底1年期理財產品平均預期收益率高達4.14%,而同期AA級中短期票據1年期到期收益率僅為2.82%,出現資產收益和負債成本的倒掛。

        另一方面,疫情影響下投資者風險偏好難以有效回升,出現過剩的資金競相追逐較高安全性資產的情況。因此,這一輪“資產荒”的供需矛盾集中體現在缺少與負債端相匹配的低風險資產。

        “資產荒”背后

        流動性如此寬松,市場整體收益率的下降,但是周通在做資產配置時卻必須尋求更好高收益,而資金的負債成本很高,所以非常苦惱。

        不僅是周通,據記者跟多位資管人士了解到,目前投資者的避險心態,也是導致“資產荒”的原因之一。

        周通直言:“低收益的國企看不上,高收益的民企不敢買。”正是他目前的困境,也是為何感受到“資產荒”的主要原因。

        與此同時,周通表示,今年以來,公司完全不看投民企債。因為2018年以來,自己的產品參與投資的民企主體幾家優質主體發生了踩雷。比如,東旭光電。所以,目前公司的投資者風格非常謹慎,“寧缺毋濫”。

        2月份以來,新增違約主體包括天廣中茂股份有限公司、力帆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新華聯控股有限公司等,多數為民營主體,延續了2019年以來的趨勢,民企債的違約率高企的現象。

        4月15日,國投泰康資產管理總部李彬也對記者表達了相同的感受。目前金融市場整體收益率持續下行,但是投資民企債的也非常少,只有個別的優質標的會看一下,還是以城投債與部分地產債為主。

        據記者了解,另一個導致“資產荒”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部分機構投資者負債成本比較高,而目前相對低利率環境根本無法覆蓋負債端成本。

        對此,南方某銀行的一位債券交易員表示,目前的市場環境,AAA級別的信用債3年期,收益率普遍在2.58%。而很多機構投資者或許在疫情之前就簽訂的合同,談好的負債成本,比如委外負債成本一般在6%左右。當前直接導致很多機構投資者無法參與AAA級別的債的投資。“因為總歸要幫客戶賺錢的,收益率太低了,連負債都沒辦法滿足。”該交易員對記者說。

        周通表示,AAA級別的國企、城投債對于他們而言是“食之無味”。收益率太低了,目前基本低于3%。

        據周通介紹,一般券商資管、公募基金、信托資管相對收益率要求較高,面對收益率下行的環境,壓力普遍比較大。

        而相比較之下,上述南方某銀行的債券交易員便壓力沒那么大。該交易員對記者稱,公司自營資金1年期AAA級別債1.8%的收益率都在買,主要是賺息差。

        低利率環境的配置機會

        市場收益率或將長期下行,機構投資者也要逐漸在低利率環境中尋找配置的機會。

        對于債市的機會,周通表示,比如,目前在接觸的一些經濟相對發達地區的城投債,相對而言收益率也不錯,在7%左右。但是,城投企業的區域主體也基本是在長三角、珠三角經濟發達地區,東北地區、貴州等地欠發達地區也基本不投。

        值得注意的是,地產債也是周通重點關注的一個板塊,但是目前地產企業基本看前十大房企。而2019年基本還是看前30強房企發的債。周通表示:“信用風險頻發,只能提高信用風險級別,對地產企業的發債資質要求也越來越高。”

        李彬也認為,對于債市,主要以中短久期、中高等級信用債獲取較高的到期收益,以少量利率債博取資本利得和杠桿收益;信用債的主要構成部分為城投債和地產債。“對于信用債來說,國內期限利差和信用利差還處于較高水平,看好久期策略和資質下沉策略。可重點配置中等信用等級的長期性債券,例如5年期AA品種,到期收益率在5.5%以上。”李彬補充稱。

        對于民企債的配置機會,蘇莉表示,當前信用環境和融資條件的改善主要利好龍頭企業,建議投資者從企業經營、資產變現能力、社會貢獻度、獲取外界支持等方面挖掘龍頭民企的超額收益,同時可關注龍頭民企可轉債等的投資機會。

        對于利率債市場的機會,上述南方某銀行的債券交易員表示,利率債做的是波段,只要有波段就有機會。

        除了債市,股市基本是機構投資者的第二大配置市場。對于股市中的機會,李彬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A股已經走出了2015-2018年大熊市,估值處于最近五年的中部水平,未達到2019年高點,整體并不貴。今年以來熱點快速輪動,但主線清晰。疫情和經濟下滑不改科技、醫藥、大消費的長期投資主題。在反復筑底釋放風險的過程中,低估值板塊將獲得更多青睞。

        另外在低利率環境背景下,不少機構投資者也建議增加黃金的配置比重。興業證券在4月15日的研報中表示,考慮到地緣政治風險上升,疊加全球流動性極度寬松,上調黃金的戰略資產配置。

        對于低利率環境下,對于個人投資者如何進行資產配置,對個人投資者而言,廖志明直言,安全性一定是第一位的,如果收益率高于5%,要考慮本金是否能夠回來。低于5%的收益率可以考慮。目前銀行理財年化收益率在4%,比較推薦。

        蘇莉建議,個人投資者可適當降低風險資產的配置比例,并通過資產配置的方法分散投資,抵御資產價格波動,實現資產長期保值增值。對于機構投資者而言,低利率環境下低風險高收益機會減少,需要通過主動的風險管理、實施固收+策略等方法提高投資收益,管理組合波動。對于個人投資者,李彬建議,貨幣基金收益將持續下行,短債基金或短期理財產品是現階段更好的現金管理工具;對于股市,建議以購買股票基金等產品的方式分散個股風險,有經驗的投資者可選擇把握性較大的主題ETF或行業ETF進行擇時捕捉熱點;普通投資者可定投成長性較好的中盤寬基指數基金,或選擇業績穩健的主動型管理產品。

        (應受訪者要求,周通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本市場部記者
        主要關注債券、信托、銀行等領域的市場報道。
        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