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dvxf"><i id="vdvxf"></i></span>
<address id="vdvxf"><address id="vdvxf"><nobr id="vdvxf"></nobr></address></address>
<form id="vdvxf"><nobr id="vdvxf"><meter id="vdvxf"></meter></nobr></form>

<listing id="vdvxf"><listing id="vdvxf"><menuitem id="vdvxf"></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vdvxf"><th id="vdvxf"></th></form>
      <address id="vdvxf"></address>

        10億健康碼,疫情結束后還能有什么用

        任曉寧2020-05-19 18:34

        經濟觀察網記者任曉寧 5月18日下午,又一次使用騰訊會議開視頻會時,廣州市政府服務數據管理局一級調研員梁文謙瞬間想起了100多天前,健康碼研發初期,他和騰訊員工一起沒日沒夜的日子。

        廣州是上線健康碼較早的一個城市,當時,口罩還是緊缺產品。廣州穗康小程序第一天上線口罩功能時,有1.7億訪問量。目前為止,廣州健康碼(穗康碼)申請人數超過2100萬,現在小區通行、公交、地鐵仍需健康碼,每天亮碼率還是很高。

        騰訊公司公布的健康碼總數據是,已經覆蓋全國20多個省,超過400個市縣,覆蓋的人口數超過10億,總訪問量突破了260億次,累計亮碼人次超過90億。

        當疫情徹底結束,健康碼終將不再亮起。到那時,10億人都使用過的健康碼,會成為特殊歷史中消逝的一個小插曲,還是改進后繼續發揮作用?

        騰訊公司副總裁、騰訊云總裁邱躍鵬認為,到了后疫情時代,健康碼的平臺可以轉變成日常中社會服務數字化的技術平臺,“健康碼作為特殊時期的一種探索,未嘗不是對未來在線政務服務進化的提前演變。”

        梁文謙贊同了他的說法。深圳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副局長王耀文也表示,希望能把健康碼升級打造成深圳市民碼。

        10億健康碼背后

        進入5月中旬,經濟觀察網記者出差路上,仍離不開健康碼。

        機場登機前,工作人員會招呼乘客到柜臺前掃描健康碼,逐一填報個人家庭住址、往來城市等地區。正式登機時,綠碼才能進入機艙。

        健康碼研發初期,是為了防控疫情。王耀文記得很清楚,大年三十晚上,吃年夜飯期間,收到了上級指令,要求馬上參與疫情數據分析工作。第二天,她和騰訊員工一起溝通研發健康碼。那也是騰訊第一個健康碼。

        一開始他們沒有對這個碼寄予太大希望,當時主要防控措施還是線下,依賴基層網格隊伍。

        變化發生在2月1日,深圳健康碼正式上線,當天申報量達5萬。這大大超出了王燿文和上級領導的預料。

        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春節期間,超過1000多萬人離開深圳,春節后他們即將返回。如何才能確認這些人的安全?深圳市對健康碼進行了升級,加入了過往行程、計劃返深行程等,這也為之后健康碼能夠支撐各個階段的發展做了鋪墊。

        3月21日,上線50天時間,深圳健康碼更新了33個版本,幾乎不到2天就有一個版本出來。“我們快速迭代在這里已經應用到了極致。”王耀文說。

        3月末,深圳迎來疫情境外防控。4月上旬,深圳健康碼和國家健康碼及跟廣東省粵康碼互通互認。4月下旬,深圳中小學開學,整個開學過程當中申報全部都使用了健康碼。目前,深圳健康碼申報量2030萬人,累計訪問量18億,亮碼量接近2個億。

        “市民給予了健康碼非常高的評價,他們有什么困難,有什么問題也會反饋過來,我們再把它發到基層,通過這樣的渠道能夠快速發現市民緊急的需求,給他最直接的幫助,體現了人文的關懷。”王耀文提到,到今天為止,健康碼仍發揮非常大的作用。

        特殊時期的數據化治理

        政務服務數字化其實并不新鮮。深圳、廣州是國內經濟發達城市,早已上線了智慧城市服務。這次大范圍推廣健康碼過程中,他們發現了很多以前想不到的問題。

        “平時沒有感覺到,但是通過這次疫情很深刻感覺到,我們智慧城市的挑戰在于基礎支撐,網絡、云都面臨非常大的挑戰”。

        王耀文在思考,單純依靠政務云是否可以支撐這么大社會范圍的應用,她認為,應該建立政務云、公有云之間的協同和互動。

        此外還有人員分類問題。廣州健康碼上線前期,發現人員掃臉范圍很復雜,除了內地人掃臉,還包括港澳、臺灣的同胞,以及外國人。除了有身份信息的人,還有沒有身份證的幼兒園、小學生,這些問題都需要政府部門提前考慮到。

        具體使用過程中,并不是有了健康碼就行了,更關鍵的是,健康碼小程序要跟政府端結合才能發揮很大作用。廣州為此配備了社區、醫院、疾控中心等不同部門,按照不同角色、系統,在流轉過程當中形成一個整體的體系,這樣才能夠把健康碼聯動起來。

        全國健康碼更是實現了衛健、通信、交通運輸、民航、海關、鐵路等多個跨部門、跨地區的數據。在之前,從未有過類似情況。這一次健康碼的全國普及,也是全國政務系統線上化工作的一次預演。

        會不會侵犯個人隱私?

        健康碼在全國應用的背后,是10億人的數據信息。有一種擔憂的聲音提出,健康碼會不會泄露個人隱私?

        對此騰訊健康碼負責人、騰訊云副總裁羅朝亮說,健康碼好的方面大于弱的方面,他距離說,掃二維碼來支付已經是非常成熟的技術,在涉及到資金的場景下都能用,健康碼只承載個人的身份信息,沒有通過端的形式展示,會是更安全,更好的技術。

        “任何一種新技術出現的時候都有正反兩面,好的方面我們加強放大,不利于社會發展或者存在一些安全隱患的地方,我們一定要通過一個技術手段或者國家法規或者行政手段進行管控。”他說。

        不過他也提出,怎么把政府和企業,和個人的數據打通,怎么才能建立一套體系應對未來的變化,這是當下的一個挑戰。

        下一步醞釀成為市民碼

        疫情期間使用健康碼后,王耀文覺得,之前的智慧城市跟數字政府,其實并沒有真正解決對社區居民的服務,這次整個社區在疫情防控當中擔負重任,但是感覺到信息化手段還是很缺乏,未來要重視智慧城市和數字政府服務到基層社區。

        對于健康碼,她希望能升級打造成深圳市民碼,而且是城市級服務碼,能夠推動城市一體化。讓市民碼像電子身份證一樣,市民通過它進入到各個平臺的入口,肩負身份識別的作用,以及各種入口識別的作用。

        廣州市健康碼也在醞釀下一步轉型。廣州市的穗康小程序已經形成了一定規模,包含很多城市服務和社會治理。 廣州市正在思考,通過什么樣的方式把政府服務跟健康碼平臺結合起來,再把健康碼和其他的碼做融合。

        從技術方案角度來講,健康碼對整個社會治理提供了一種新型的治理手段,同時也加快城市、鄉村、社區、企業等不同形態的社會組織的進程。“廣州健康碼用戶超過2千萬,所以我想接下來服務也不能停止。”梁文謙說。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資深記者
        關注并報道TMT(科技、傳媒、通信)領域重大事件,擅長行業分析、深度報道。
        聯系郵箱:renxiaoning@eeo.com.cn
        微信號:tangtangxiaomo
        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